福州混凝土价格联盟

山西忻州:广宇煤电粉煤灰肆意倾倒成灾 周边百姓苦不堪言

党风廉政观察2018-06-26 21:49:37


  粉煤灰是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工业固体废物,对于燃煤电厂的副产品粉煤灰等固体废物的处理,国家生态环境部有明确的规定,除应倾倒在属地政府批准的场地外,对其处理的工艺也有相应的要求,存储场地应有防雨、防浸、防冲刷流进河道造成溃坝等,还要附有推平、碾压、洒水、覆盖造林的要求。然而,所有这些环境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在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却变成了一纸空文,忻州市广宇煤电有限公司的粉煤灰、脱硫石膏等固体废物被肆意倾倒污染环境,周边百姓苦不堪言。

  近日,山西忻府区很多村民向本报记者反映,承包拉运倾倒华电忻州广宇煤电有限公司粉煤灰等固体废物的老板葛金元(音),不按政府和环保法的规定,在忻府区境内多个乡镇乱倒粉煤灰、脱硫石膏等行为,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危害,给生存环境埋下严重隐患。村民们反映的是否是事实?情况真的那么严重?记者从北京驱车四百多公里,来到人说好风光的山西一探究竟。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倾倒粉煤灰的地点之一,忻府区曹张乡解村。紧挨村子东南这里的粉煤灰是去年11月份倒下的,拉运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村民说估计有几万吨,当时他们还拍了照片和视频,现在已经用黄土进行了覆盖,但只是薄薄的一层,边缘还能看见里面是粉煤灰,用铁锹一挖展露无疑。粉煤灰堆场正南不足百米是云中河的主河道,河里水不大,缓缓向东流去。

  知情人告诉记者,忻州广宇煤电有限公司的粉煤灰场设在忻府区西张乡水峪新村长狼沟,距离并不远。而承包处理粉煤灰的葛金元却在去年冬天仍然把几万吨粉煤灰倒在了政府早已禁止存放的临时灰场高城乡张村平地里,一遇刮风黑尘遮天蔽日,附近村民有苦难言。自山西省洪洞县三维集团违法倾倒工业废渣废水污染事件曝光后,张村堆积如山的临时灰场才在近期遮盖了临时防尘网。不仅如此,只要是离广宇煤电有限公司不远的地方,都成了葛金元倾倒的粉煤灰场,在义井乡高家庄路旁的小树林里、曹家庄村东的水潭边、东楼乡小东楼村边公路旁、播明镇北太平村西大运东环城公路旁、秦城乡顿村西坡沟里、顿村西环城车管所十字路口南的沟里和路旁都倾倒有粉煤灰和部分脱硫石膏,倾倒数量之大、持续的时间之长、分布范围之广令人触目惊心。
  众所周知,粉煤灰是火力发电的必然产物,通常每消耗4吨煤就产生1吨粉煤灰。随意倾倒的同时还产生了粉煤灰成分(重金属物质,放射物质)污染,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人体危害以及地质灾害等多个方面的环境破坏和社会影响。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忻州广宇煤电有限公司每年产生一百万吨左右的粉煤灰、脱硫石膏,其中不乏乱倒的先例,在秦城乡泉子沟村西山沟五保高速路南就倾倒了几十万吨的粉煤灰,雨水夹杂着粉煤灰已经冲刷到附近的农田和沟里,村民们敢怒不敢言,因为倒粉煤灰的时候给了某些村干部钱,村干部就成了污染的黑保护,这种肆意倾倒的行为对周边环境造成的侵害无可估量。可怕的是将来粉煤灰等固体废物如果发生严重泄露,清理费用将是财政难以承受的天文数字。

  对于粉煤灰承包人葛金元的乱倒行为,忻州广宇煤电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不知情,他们只是通过招投标与忻州市忻府区德昌公路养护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处置粉煤灰,法人代表是葛祥(葛金元之子)。更多的细节不愿意对记者透露。那么,作为对忻州广宇煤电有限公司处置粉煤灰的监管单位-----忻州市环保局又是否知情呢?得到的答案与记者采访忻州市广宇煤电有限公司时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固废科的领导还让记者去12369作了举报登记。

  就这样,一边是主管单位和监管单位所谓的毫不知情而对污染置之不理,一边是畅通无阻地肆意倾倒,污染着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为害多年甚至殃及子孙后代的粉煤灰为何能大行其道?在铁腕治污的今天,何以如此胆大妄为?这幕后究竟有着怎样的隐情?我们将继续追踪报道。

 

来源,中国监督网

Copyright © 福州混凝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