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混凝土价格联盟

再走一遍大溪老街,从东到西|『大溪有意思』002期

温岭大溪发布2018-06-26 21:56:38

 什么是『大溪有意思』


“大溪有意思”项目由大溪镇团委发起,旨在通过发现和寻找大溪好玩的/好吃的(老)店、梳理出大溪内文化节点,融合周边环境原有的特色,观察并记录大溪生活的吸引力,过程中找出大溪特色及有趣的元素,汇编形成一系列《大溪有意思》相关内容,最后推文内容整理为路径,串联起来,成为在地、独特的大溪探索路线,呈现《大溪有意思》地图/攻略。 




即使看不见故乡

我依然能听见


镇东桥上的风雨,

大溪河边的浮萍,

隔岸的对喊,

大溪老街的淳朴模样,

所有的所有,都会化作一把细细的小钩,勾起大溪人过往的回忆,和对大溪老街的思念。



几十年前故乡的旧模样,是否还能一眼就想得起?

几十年后故乡的原风景,依然是回到这里看看的最好理由



《大溪镇志》有载:“大溪街始建于宋,工部侍郎王居安沿水仓湾建街,临水建埠,以鹅卵石铺路,时称侍郎街、侍郎埠,逢农历三、八集市。明成化五年(1469),太平立县,街区以大溪河为界,河南属太平县,河北属黄岩县。清嘉庆间(1796-1820),因建冠屿闸阻断水路,下村街废市,大溪街自此比前兴旺。街道向东延伸,分为上街、中街、下街。民国十九年(1930)大溪始称镇,其时有中街、米行街、鱼行街3条,市场5处,以十字街为中心,街区面积10万平方米。”到如今,从这一段短短的记录中,依然可以读出一些老街昔日的热闹景象。




『大溪河 』

润养大溪人的母亲河



这条大溪人的母亲河,从遥远而悠久的岁月中走来。光阴随着河水缓缓流淌,大溪老街的倒影里依稀是当年的繁华。



路过大溪河边,时常可以看到老人锻炼,也常有骑车经过镇东桥,桥上晾晒的衣物随风飘动。不知这条沉默而包容的河,见证过多少岁月的流淌。


『 镇东桥 』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无声的岁月里看你。只这一眼便穿越光阴,镇东桥上的故事延续到如今。




『 大溪老街 』

一首生活烟火交汇成的近体诗


大概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它外表看似毫不起眼,但走进却发现别用洞天。它虽然看起来不太高级,但沿途所充满的市井味,却仿佛让人得以感受一座小镇最初的模样。这就是藏身城市各个角落,逐渐被都市人所遗忘的市集。在这里闲逛,时间轻易就被停滞,你可以选择重寻旧日生活,也可以发挥想象,用自己的方式构筑创意的乐趣。



/打铁铺/



还未进入老街,远远就听见了打铁声。近了看,是一户铁匠铺的师傅正满头大汗的打铁中。不安静,但安逸


店铺是租的,没有名字。师傅是温州人,做这行已有三十多年。每天早上七八点过来,下午五点收铺回家,在这样自律的节奏中,一天可以做12把锄头。



师傅还会做木工,自己做锄头的柄。刨出来的木屑都送给住在桥对面的阿婆,让她拿回家烧火用。不用多做言语的默契,在老街的邻里间自是传统


正值午饭时间,听得见锅铲碰撞的乐音,油烟味和菜的香气交织,配上风吹动遮阳布的晃影,鲜活了一整条老街。





/老年活动室/



老街里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幸得有一处老人活动室尚可消遣,喜欢热闹就组队打麻将,喜欢清净那就独自玩起简易版的麻将消消乐,再不行就坐在屋外和附近邻居闲聊。在老街,每日都有一种自在过法。




/ 陶瓷店 /


在大溪河一旁挨着老街的80年代楼房,是1975年改革开放后大溪街周边首先热闹起来的,旁边陆续开始造高房,徐阿公因为做生意赚了些钱也跟了波热潮。



“这边以前是市中心,人很多。那时候老桥还没有装护栏,后来重新浇筑了水泥。”  1983年造的房子,自己的屋子重建过:一楼卖从江西宜兴景德镇运来的陶瓷,二三楼留着自己住。



“1950年前,这河水都还可以饮用,洗衣服,也没有垃圾。以前有船可以坐到椒江,一天一班 ,解放前一趟几个铜板。” 55年前曾在临海做过烟草生意的徐阿公,一天可以赚到一百块,而那时候农村做一天才赚3毛钱。


现在四代同堂的徐阿公已80岁了,身体还硬朗着 “吃的饱,就是好”。“现在也不卖什么东西,就是在过日子。”



/ 竹编用具店/


“这边以前很热闹,四五十年前,过年过节桥上人都走不过去。” 那时这狭长的老街窄道十足热闹,人声、车声、铃声、音响声不绝于耳。


守着小店十来年的李阿婆今年77岁,看着也不过六十出头。以前在大溪服装厂上班,退休后在老街开起了店铺。聊起过去的日子,从她眼睛里仿佛能看到生动鲜活的画面。



/杂货铺/


铺上还有以前红事用的喜糖


“以前家里每逢红白喜事,大家都会来这边把东西一次性买全,现在来的人就少了。” 阿姨一边维持着现状,一边接些零散的活儿。偶尔有隔壁熟悉的店主过来串个门聊会天。


各类扣子


旧木匣子装着符合各种衣服的扣子,大多适用于老人们的衣服,也有小部分粉嫩的给小朋友。放从前,逢年过节家里的女人都会来买扣子做新衣,要细细选上好一阵。



老街的街道名几经变更,在迭代或延续下来的店铺招牌上也能看出几分痕迹。



走出低矮的老街,后建的街道两边稀稀落落地开着店,它们和老街一起,走过了多年的风雨兼程。


各式店铺在大溪老街上开枝散叶,后来还建了学校、供销社、土产公司、食品公司。同样地还有那些胡子花白的修鞋匠、理发店阿婆,用粉笔书写的小卖铺阿姨、几经易手的服装店老板们......


后建的分销社


曾几何时,老街十分兴旺



老街的生活,一度也让住在街上几十年的林阿婆觉得有几分惬意。“邻里之间相互熟识,相互帮衬,也都挺好的。”每当夜幕降临,在老街上住的人总会一群群聚在一起,或者聊天,或者躺在睡椅上休息,或者织帽做花,多了一份市井气息,也很温馨。




每个大溪人的记忆里都应该有一幅关于老街日常的画面。或是黑白相间,或是色彩斑斓,多少个四季更迭,朝夕轮转后,依然挥之不去。


就像一颗大树,鳞次栉比的高楼、呼啸而过的车流、络绎不绝的行人组成了枝丫,弥散着烟火气息,承载记忆碎片的老街则是扎根地下、皮若裂岩,紧紧缠绕的“城根”。






  # 互动话题 #  


小伙伴们,

如果你们还有哪些关于大溪老街的往事趣事要分享,

那就在文末给我们留言吧。 





策划|大溪镇团委

图文|大溪镇团委



- END -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溪有意思』第一期内容)


Copyright © 福州混凝土价格联盟@2017